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都一样」 踏进台中第一广场,走入东南亚移

V级生活 685浏览 43
第一广场札记:先从爱上开始吧!

踏进台中第一广场,原本只是我突如其来的一个想法。

在加入「1095,」前(当时名称叫「台中移工故事:云科大田野调查团队」),凭着一股热血加入的我从未接触过东南亚移工,仅凭着习惯,思考如何以效率、理性将「台中移工故事展」策画得更盛大、更完美,但起初我还是以台湾人为本位来设计整体计画,当时在我心目中,东南亚移工尚未有自主发声的机会。

随着「台中移工故事展」计画一点一滴地推演,我开始接触移工朋友们,发现他们和我们一样,有辛酸、有泪水,但同时也有梦想、有依赖的亲情,然而为什幺当我们想到东南亚移工,就只有悲情或者落后的想像呢?我想起蔡依林说过的一句话: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都一样。」

我开始关心社会议题,是从兴大新闻社开始萌芽的--实事求是的新闻原则让我习惯批判性思考,习惯以道理、以数据来说服别人。但渐渐地我发现社会不缺批判性思考,这个社会缺乏的是理解与包容,所以我决定走入东南亚移工的生命故事,去认识他们的文化,和他们交朋友。

这个认识的过程,让我从机械式地去策划活动,进而产生对东南亚诸国文化的喜爱。依稀记得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金士杰老师说过:「一个人是为兴趣跑,这跑就不叫跑了,叫『玩』;既然是『玩』,答案很清楚嘛,再苦再累再穷,都不苦不累不穷。」亲炙后,泰国的包容与自由、印尼的生气蓬勃、越南坚韧的生命力,都让我想要更深入了解他们的故事、他们的文化。(按:作者目前接触的对象没有菲律宾人)

我顿悟了一个道理,原来我们都用错方法了,人对于困难、悲伤的事承受力很高,所以经常逆来顺受,但唯有你真的喜欢、热爱一项事务的时候,产生的动力才会更庞大,于是没有钱出国的我,开始踏进第一广场,与东南亚在台生活圈的居民互动。

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都一样」  踏进台中第一广场,走入东南亚移第一广场导览团团员大合照

认识了泰国小吃店「泰罗七七」的苏阿姨、印尼小吃店的华侨妈妈、「阿兰青草店」的老闆、泰国烤肉摊贩的大哥,就如同我的好伙伴官安妮所说:「他们的故事重要吗?很重要啊!」但我不想再藉由我的嘴巴说给大家听,我想让更多台湾人亲自去听听他们的故事,于是每周日早晨的「第一广场导览团」就这幺蹦了出来。

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都一样」  踏进台中第一广场,走入东南亚移
精选题目,让团员自由探索,如找出四国语言告示牌、找出一种泰国小吃……等,大家玩得不亦乐乎

迴响出乎意料地大,大家都知道第一广场,大家也想知道里面到底有哪些故事,但许多台湾人不敢踏进第一广场,这个感受我能理解,想当初,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去第一广场田野调查时,所有目光都注视着我,彷彿在说:「你这个外来者为何踏进我们地盘?你有什幺目的吗?」

装着一副泰若自然态度的我,其实内心紧张到不行,但走了几次之后,发现那些都是我猜忌与疑虑的内心戏、都是来自媒体告诉我的刻板印象,于是我更确定了「1095,」的方向--藉由文化接触,破除偏见与歧视,让更多人学会理解与包容。

记得我们的好伙伴也是专栏作家的En曾说:「如果你把这里视为一个问题,那你看到的都会是问题,而不是文化,一个由人类群聚而酝酿而出的文化。」

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都一样」  踏进台中第一广场,走入东南亚移第一广场三楼:泰罗七七餐厅外面走廊

绑着个辫子头的泰罗七七老闆娘苏阿姨,讲起中文不输台湾人,在台湾生活数十年的她,说起第一广场的生态可是如数家珍,她还有一个兴趣,就是去健身房锻鍊,私下聊得起劲时,她还会大方秀出她在健身房的自拍照,爽朗快意全写在脸上。

第一广场已经成为中部东南亚移工朋友的群聚地,这里是他们小型社会与母国文化的缩影,当我们踏入这个地区,请尊重「当地的」文化,把「关掉麦克风、注重摄影伦理」当作友善的第一步。

每周日早上「第一广场导览团」都会带着新朋友探访第一广场,欢迎报名参加,而下午也会有东南亚行动书摊喔!期待更多人和我们共同踏进第一广场,你将发现这趟旅程能丰富你的想像,扩大你的视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