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「陪伴」的真相:通常不是「能不能」做,而是「想不想」做

L生活篇 281浏览 82

关于「陪伴」的真相:通常不是「能不能」做,而是「想不想」做

关于「陪伴」的真相:通常不是「能不能」做,而是「想不想」做

「陪伴」无论是在甚幺样的情感中,是最伟大的渺小,又不可或缺,家人、朋友、情人都是,那是 ── 爱一个人的理由。

「陪伴」的作用比起像英雄一样帮忙解决一个难题,真的好渺小;但是无论是日积月累或者是在最脆弱的时候出现,扶持一个受伤的灵魂却很伟大。帮助让我们心怀感激,陪伴则真正踏实了爱。然而有时,我们会因为忙碌、没时间、没心情,然后用「力不从心」这个理由省略了陪伴 。

无论对谁,我们一定能曾这样过。

很小的时候因为爸妈都在工作,家里没有大人照顾,放学后我跟妹妹总会到邻居妈妈家待到他们晚上下班,常常都已经是晚餐后了。他们辛苦的工作,扛着这个家,让我们一家生活无虞,而且也毫无保留地给了我们满满的爱,他们真的真的很伟大。

某天,有个只上半天课的午后,爸爸中午就来接我们了。

「你怎幺请假?家里有甚幺事吗?」我有点讶异的问。

「是为了宝贝女儿啊。」在门外的爸爸还没回话,邻居妈妈就笑着对我们说。

那个午后,因为天气很好,爸爸专程早点回家带我们出去郊外走走。长大后想起那天,总觉得很温暖,觉得这个家很可爱,也惭愧在应付着日常生活而分身乏术的同时,会忽略了无论发生甚幺事都在的家人,而年幼的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明白「陪伴」是怎幺一回事。

几天前,跟几位已各奔东西的友人碰了面,闲谈中觉得跟某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站在渐行渐远的临界点上,因为彼此都在为了一个重要的目标奔忙,所以尽量不去打扰对方,久而久之竟然产生了一种对方应该不想见到自己的错觉。在这样的心情下、在那样的寒暄里,我感到很彆扭,到底我该说些甚幺呢? 我揣度着,然后慢慢的从那股热络里淡出,站到角落。

「嘿,我是因为你才来的耶。」他从狭小的走道穿过几个人和四散的椅子,走到我的旁边,像是说悄悄话那样对我说。

后来我们相视而笑,说着近况、开着玩笑,一如往昔。

后来我们都走出了「对方应该不想见到自己的错觉」,不管为了甚幺总会找找对方,说五分钟的话也好,就算当下抽不出空也会说句「现在真的不行,不然下个礼拜好吗?」就像经过了那场要下不下的雨的抑郁, 我们都学会抽出时间来陪伴,在「需要」跟「体谅」中找到一个平衡 。

一般而言,伟大的部分就写到一位为了孩子兼职两份工作的单亲妈妈,为了赚钱养家的辛苦是不容质疑的,但是兼职两份工作依然带儿子参与足球练习,就变成了「奇蹟」。这是在电影《王牌天神》中,我最喜欢的话,充分表现了美国文化中,除了足球等课外运动对小孩子很重要之外,还有,对孩子来说,最没有遗憾的成长就是拥有「陪伴」。

我们可能很辛苦的忙碌的活下去,也可能光是面对现实的艰苦就喘不过气来;我们可以想要专心致志、心无旁鹜,当然也可以耍耍脾气不想见到任何人。但是那都只能「有时候」。

「有时候」过去了,利用一个不那幺难的一天、暂时喘个气的空隙,再不就是在最需要出现的时候,陪伴吧,陪伴对自己最重要的人,告诉他「我会永远在你身边」。努力的这样做,无法「总是」,有些笨拙,但同样把你当成重要的人,你的努力,他会懂的。

我们有时大吵大闹、说着丧气又过份的话,也就只是想要讨个陪伴。 没有能不能,只有想不想;只要想,就能  ── 说的,就是陪伴。